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赣南香山好风光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罗苏洲

棕熊,狼,雪豹,都是三江源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大型食肉动物。图为草原狼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图为马鹿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三江源珍稀植物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生长在三江源的大花杓兰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三江源麦秀林区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这里就是三江源——

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水系的发源地,

地处平均海拔4千米以上的青藏高原青海省。

霞染黄河源头年保玉则雪山 勒旺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万山之宗,万水之源的

“国家公园省”— 青海

青海被高大山系划分成不同地貌格局,

境内盆地草原、河湖湿地相间分布。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北边祁连山林海莽莽

图为祁连山云海 郑爱军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昆仑山横贯中部

欲出昆仑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南侧唐古拉山积雪不化

图为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东冰川 李长福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长江、黄河、澜沧江皆发源于青海,

有“万山之宗,万水之源”之称。

俯瞰巴颜喀拉山主峰雅拉达泽 贺大明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黄河水系 支越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2016年,三江源成为我国第一个试点、

面积最大的国家公园;

图为江河之源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2018年,

祁连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揭牌;

图为祁连牛心山 张景元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目前,

青海湖、昆仑山国家公园,

也相继进入论证、建设阶段。

未来,

青海将建成真正的“国家公园省”。

图为昆仑山博格达坂峰 李军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建立这些国家公园,

首先是为了实现

对山川林草湖的集中统一监管和保护。

国家公园体制建立之前,我国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风景名胜区等,类似于国际上“国家公园”的概念。图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王成友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同时让观赏美景的访客,

重新引起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和思考。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非比寻常的国家公园—三江源

三江源国家公园选取

三江源地区的典型代表区域,

整合原来的

三江源、可可西里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图为可可西里藏羚羊 樊尚珍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形成包括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

三个园区在内的一园三区格局

图为长江源风貌 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黄河之水天上来 沈传立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园区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

相当于福建省的陆地国土面积。

图为澜沧江 沈传立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三江源地区发育着巨大的雪山冰川、

广袤的丛林草原、密集的沼泽湿地、河流湖泊,

保持着世界上面积较大、较原始的

高寒生态系统

野外生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曾评价,地球上存在着一些独一无二的地区,它们仍然保持着原始的状态,青藏高原就是这样的一片土地。图为草原花海李晓南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这个系统有极其重要的涵养水源的作用,

维系着全国乃至亚洲生态安全命脉,

也是全球气候变化反应最为敏感的区域之一。

图为三江源区达日尼多湿地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同时,这里地广人稀,

人类活动干扰程度低,

也成为藏羚羊、普氏原羚、雪豹、

白唇鹿、野牦牛、藏野驴、黑颈鹤等

珍稀旗舰物种集中栖息活动的区域,

素有高原生物自然种质资源库之称。

藏羚羊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图为温顺灵巧的普氏原羚毕安社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雪豹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白唇鹿,我国珍稀野生动物,也生活在三江源地区。卜建平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野牦牛主要聚集在长江源及楚玛尔河流域。樊尚珍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藏野驴,大型食草动物,喜欢群居。樊尚珍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鹤。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隆宝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它们繁衍生息的家园。樊尚珍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长江源区

长江之歌中唱到:

你从雪山走来,涛声回荡天外。

的确,长江源区北临“亚洲屋脊”昆仑山,

南接青海西藏交界唐古拉山

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东雪峰如刀削般,立体而富有层次感,显示着棱角分明的个性。石占果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冰川和雪山像一座座固体水库,

在充足的太阳辐射下,

融化成长江最初的源流。

姜根迪如冰川杨勇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正源沱沱河发源于

被雪山环抱的姜根迪如冰川,

它同北部的楚玛尔河、南部的当曲河

共同形成长江三源。

楚玛尔河 李晓东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河水从消融的冰川末端缓缓流淌,

进入宽广辽阔的山麓,

蜿蜒成辫状,恣意飘逸。

俯瞰沱沱河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长江源区支流众多,

河网密布,

早在1720年,为了寻找长江源头,

康熙皇帝的使臣来到青海玉树地区,

曾写道:

这里的河流像扫把一样千头万绪,

源头根本无从找起。

"江源如帚,分散甚阔"

青海玉树长江源地貌 陈跃生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长江三源汇聚成

西游记中大家熟知的通天河,

流经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

河水被深邃峡谷切开,湍流而下。

青海玉树境内,巴塘河与通天河交汇。宋新华 摄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了7.1级强震。九年时间过去了,作为一座建设在地震废墟上的年轻城市,玉树市已经成为青藏高原上一座耀眼的“明星”。张忠苹摄

地处长江源区的可可西里,

是人们印象中的"生命禁区"。

但靠着丰富的冰川雪水和地下水,

这里成为中国湖泊最密集的地区。

对常驻可可西里的巡山队员而言,每次深入可可西里,最大挑战就是不断陷车,这也说明这里处处是河床沼泽。龙周才加 供图

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等

青藏高原特有野生动物,

在此自在奔走,生机盎然。

雪域精灵藏羚羊。如今的青藏公路沿线经常可以看到他们采食嬉戏奔跑的场景。布琼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长江源头第一县—

玉树州治多县,

立有杰桑·索南达杰的雕像。

1994年,

这位环保卫士为保护藏羚羊,

在可可西里与18名盗猎者枪战,

流尽最后一滴血。

陆川导演的电影《可可西里》

主角日泰便是以他为原型。

图为治多县城广场上的索南达杰雕像。张添福 摄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长江源流带着初生的莽撞,

冲破高山,一路向东,

最终哺育了中国大地的富庶平原、鱼米之乡。

图为长江奔流 王建军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黄河源区

巴彦喀拉山脉的两侧,

长江源与黄河源相互交织。

古人所说的“江河同源”

在这里可以找到佐证。

从高空俯瞰,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巴颜喀拉山仿佛身披耀眼铠甲。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山脚下的约古宗列盆地,

意为“炒青稞的锅”,

绿草茵茵,百余小水泊散布其间,

黄河就始于这里的涓涓细流。

黄河源头约古宗列曲 文德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黄河源区湖沼密布,

掩映天空,熠熠生辉,

仿佛成百上千“大珠小珠 散落玉盘”。

元代的记载中,这里“履高山下瞰,灿若烈星”,

是黄河的源头,

繁星沉睡和醒来的地方。

因此得名“星星海”。

湖泊群的形成,是由于地下含冰的冻土层受到太阳辐射后融冻,而地表草甸就像海绵,不断将水分凝结积蓄,逐渐形成了成片连绵的沼泽湖泊。图为黄河源区星星海 李全举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柔波潋滟的扎陵、鄂陵姊妹湖,

像一双深邃的眼眸,

凝望着苍穹和永恒。

河水流出星星海,

注入这两座大湖,

它们是黄河上游重要的淡水蓄水库。

扎陵湖 郑云峰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鄂陵湖 王建军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历史上, 唐朝人曾在星星海、扎陵湖一带

与吐蕃、吐谷浑等民族交战,

文成公主入藏,松赞干布率众迎接,

在鄂陵湖畔的“迎亲滩”,

留下了汉藏和亲的千古美谈。

俯视文成公主庙。黎晓刚 摄

黄河源头的藏传佛教神山—

阿尼玛卿雪山,如圣洁绽放的莲花,

磅礴险峻,气势擎天。

据传,它是藏族人民的旷世英雄—

格萨尔王的战神山。

阿尼玛卿位于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它和西藏的冈仁波齐,云南的梅里雪山,青海的尕朵觉悟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图为阿尼玛卿雪峰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日落十分,阳光抚摸着高耸入云的阿尼玛卿。黄河从这里180度大拐弯,一路流向东南。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千百年间,

英雄格萨尔赛马称王的故事

在这里世代传唱,

回荡在神山间、草原上,

唱出了黄河博大的胸怀。

图为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赛马会。黄河源头不仅是汉文明的摇篮,还是藏族文化的核心。依加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由于地势落差较大,

黄河一路下泄,

造成丰富的水能资源。

黄河上游

龙羊峡、拉西瓦等水电站规模宏大,

这些水电站的发电量不仅满足青海人民的生产生活,

还源源不断向西北和华中地区输送电能。

图为拉西瓦水电站。黄河公司 供图

人们在河源区挂着五色经幡,

黄河承载着最美好的祝福呼啸奔腾,

经黄土高原,河套平原,秦晋峡谷,

贯穿中原大地,东流入海,

哺育起中华民族的千年文化。

黄河出世,龙吟九曲 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澜沧江源区

澜沧江发源于青海唐古拉山北侧,

经西藏、云南出境后称为湄公河,

意为“众水之母”,

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

成为一江连六国的国际河流。

澜沧江水系 许明远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澜沧江园区内,

森林植被茂密。

澜沧江玛可河林区 图登华旦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澜沧江源杂多县,

是冬虫夏草的重要产地。

冬虫夏草是极其名贵的高原中药材,

价格堪比黄金。

产草季节,杂多县街边做虫草生意的商人。罗云鹏 摄

此外,杂多县更有雪豹之乡的美名,

它们身手矫健,行踪神秘

高冷的“大猫”—雪豹。雪豹最大的连片栖息地是在澜沧江源的杂多县。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经常出没在布满岩石的山脊,

喜爱以岩羊等食草动物为食。

岩羊崔春起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而囊谦县,

处在澜沧江源扎阿曲峡谷地带,

峰峦叠嶂,河面开阔。

位于囊谦县澜沧江峡谷的白扎林场李晓南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澜沧江 李晓南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三江源地区

每年向中下游供水600多亿立方米,

养育超6亿人口,

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水塔”。

从补给量上看,长江总水量的25%,黄河总水量的49%,澜沧江总水量的15%都来自于三江源地区。图为澜沧江水系李晓南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而水源依赖着复杂多样的周边环境而生,

三江源地区大面积的

冰川雪山、湿地草甸、森林灌丛、

河湖沼洼、野生动植物,

共同构成一个完整不可分割的生态系统。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逐水草而居的牧民们,

将世代相传的草原文化和佛教信仰相结合

藏族人悬挂五色经幡、撒风马纸,用来祈求福运隆昌,消灾灭殃,表达美好的祝愿。图为天神的花园—年保玉则祭湖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千百年间,

怀着对大自然的崇敬和热情,

他们将天地万物都视作和自己等同的生命,

让这里的山川河湖、草场动物

都得到朴素保护。

行驶在青藏公路上,车辆经常会给成群结队的牛羊让路,在三江源地区,人与动物互相依赖,和谐共存。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供图

同当地居民一起努力,

三江源国家公园将继续实行差别化的保护,

以自然修复为主,

增强各类保护地间的联通、协调和互补,

形成统一的生态环境监测与评估体系。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世界的三江源,

山脉像脊椎一样隆起,

河流如血管一样密布,

湖泊静卧,生灵驰骋,大江奔涌。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庄子曾说,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三江源就是一片大美天地,

万物遵循着大自然的秩序和规则,

共生共荣,此消彼长,循环往复。

青海湖畔牧归图 蔡征 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相信,三江源国家公园建成后,

能最大限度保护这片淳朴本真的天地,

让生命之水源远流长,奔腾不息,

让子村后代都拥抱大自然的杰作和馈赠。

你,想来看看吗?

部分资料参考:

《中国国家地理三江源国家公园 特辑》 2016年

《中国国家地理青海特辑 上下》 2006年

《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

《国家风景名胜区制度与国家公园体制之关联》中国建设报 2015.8

《中国十大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都在哪儿?》新华社 2017.09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新华社 2017.09

《中国将建立国家公园,比美国晚了150年,这些年我们干什么去了?》野玩儿网 2017.12《美国经验助中国国家公园建设提速》2015-06 中国日报

地球知识局《谁改变了青海》、《中国母亲河的源头在哪里》

地球旅客《长江如何影响中国》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果壳 藏地科普寰球智库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等公众号

作者:潘雨洁

首页 - https://sxmers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