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俄媒:中国多管齐下医治“成长病”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邓惠丹

秦穆公即位的时候,都城在雍,就在今天陕西的凤翔县。雍的四周都是虎视眈眈的戎狄。秦穆公是个胸怀远大之人,他的目光首先投向东方,东方才是华夏文明的中心。他在即位的第一年,就扫灭了“茅津之戎”,试图打开通往东方的通道。谁知道就在此时,晋献公假途伐虢,灭了虢国和虞国,一下子堵住了秦国的东向之路。

孔子说秦穆公这个人,“其国虽小,其志大”。秦穆公不肯就此罢手,改向晋国求婚。他必须用好晋国这块跳板。

晋献公当时正在吞并四周的小国,也不想与秦国发生大战,结成姻亲是件好事,就把女儿伯姬嫁给了锐气逼人的秦穆公。公主出嫁,陪嫁自然是隆重的。除了贵重的财物,还有众多的仆从。仆从里有个人叫百里奚,是晋献公灭虞时抓到的俘虏。

这个俘虏并不是一个普通之人,他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可惜命运不济,一生中四处碰壁,穷困潦倒。百里奚为了混口饭吃,做了虞君的大夫。可惜虞君不肯重用他,落得国破家亡,他也跟着成了奴隶。此时的百里奚,已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做奴隶自然心有不甘。于是,他又从秦国逃到了楚国,因为会养牛,就在楚国做个放牛人。

秦穆公有个大夫叫公孙枝,他知道百里奚,就向秦穆公举荐了他。秦穆公正求贤若渴,想用重金去楚国赎回百里奚。但转念一想,如此大动干戈,楚国一旦知道他是一个大人才,必然不放。于是,他派人到楚国去,说是一个奴隶逃到这里了,愿意用五张好羊皮换回去。这个价格不多不少,不会让人怀疑,楚国就跟他换了。

百里奚到了秦国,秦穆公跟他一谈就是三天。公孙枝要把自己的上卿之位让给他,秦穆公不肯。让了三次之后,公孙枝说:“让贤臣在他应该在的位置上,这是明主应该做的事。你不答应,我就逃离秦国。”秦穆公于是请百里奚做上卿,请公孙枝做亚卿。这件事,一下子轰动了四方诸侯,说秦国选了一个“五羖大夫”。羖,意思是上好的黑公羊。

谁知,被公孙枝推崇备至的百里奚却说:“其实,我算不上什么人才,我的朋友蹇叔才是。”秦穆公一听,立即派人带了重金去聘请蹇叔。

蹇叔隐居穷乡,本来不肯出山的。可是百里奚说:“你不出山,我也归隐。”蹇叔知道,这个老朋友一生的心愿就是想做成一番大事业。为了成就他的心愿,他只好勉强来到秦国。为了友情而出山做官,这真算是奇人一个了。

蹇叔一来,秦穆公封他为上大夫。随后,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蹇叔的儿子西乞术、白乙丙都来到了秦国,这三个都是大将之才。五张羊皮,换得了五个贤人。秦穆公喜出望外。

就在秦国招贤纳才、蒸蒸日上之时,晋国发生了内乱。晋惠公在秦国的帮助下回国即位,却立即与秦国反目为仇。秦穆公大怒,两国在韩原展开一场血战。一战下来,背信弃义、不行仁德的晋惠公被秦军俘虏了。经过反复权衡,秦穆公放回了晋惠公,条件是拿到晋国答应送给秦国的城邑,并且让晋惠公的太子圉到秦国做人质。

数年之后,晋惠公得了重病,太子圉悄悄从秦国逃了回来,晋惠公一死,圉接位为君。圉的不告而别,激怒了秦穆公。于是,他从楚国接回了逃亡在外多年的重耳,然后派重兵护送重耳回到晋国。

重耳即位为君,派人杀死圉,然后奋发图强,短短数年,就成为名震天下的霸主。这段时间,也是秦晋两国的蜜月期。不过,晋文公一死,两国形势大变。

事情还是要从郑国说起。当年,晋文公与秦穆公联军攻打郑国之时,秦穆公被缒绳而出的烛之武说动,悄然领兵而去,还留下杞子带着一队士兵帮助郑国守城。两国之间,从此有了嫌隙。

晋文公刚死,杞子就派人给秦穆公送信:“郑国派我掌管都城北门的钥匙,君主如果派军来偷袭,郑国唾手可得。”

秦穆公召来蹇叔商量。蹇叔说:“穿越好几个国家,让军队千里奔波去偷袭别人,这是很少能成功的。军队即使到了,力量也已经耗尽,对方又有了准备,这是没法取胜的。”秦穆公不听,依然任命百里奚的儿子孟明视,蹇叔的儿子西乞术、白乙丙为帅,带兵去奔袭郑国。

结果,晋文公的儿子晋襄公亲自率领部队在殽山伏击。这一仗,秦军全军覆没,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帅被擒。

秦穆公得到战败的凶讯之后,穿着白色的衣服,守在郊外。终于等到几个败逃回来的将士。秦穆公放声大哭:“我不听蹇叔的话,使你们受到这样的祸患,这是我的罪过啊!”

孟明视等几个败将被放回秦国。孟明视痛定思痛,散尽家产,每天都怀着谨慎恐惧之心,苦练兵马,下决心洗刷失败的耻辱。两年之后,孟明视请求秦穆公亲自率军去攻打晋国。

秦军渡过黄河之后,孟明视命令烧毁渡船,断绝了自己的后路,全军只可往前,不能后退。秦军如出鞘的利剑,直扑晋国。

晋军一触即溃。秦军接连攻克了王官和鄗邑。晋国各城紧闭城门,不敢出兵与秦军作战。秦军在晋国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郁结在秦穆公君臣将士心中的一股恶气,终于得以释放。秦穆公率军来到殽山,看到漫山遍野的累累白骨,不由放声大哭。

经过多年作战,秦穆公深知,有晋国挡在面前,如果想向东方发展,一时怕是很难。他抬起头,目光越过高山大水,远远地眺望着西部那片广袤的大地。他请来由余,开始制定进攻西戎的作战方略。

秦穆公战胜晋国的第二年,秦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进攻戎国。那位戎王呢,秦军已经杀进他的大帐了,他还酒醉未醒。

秦穆公这一战,灭掉了西戎二十多个国家,开拓国土一千余里。那些从西周末年直至此时,在泾河、洛河、渭河流域耀武扬威的戎狄之人,被秦穆公一扫而空。周王朝的发源之地,终于又被抢了回来。秦穆公一下子成了整个西部的霸主,也算是为周王一雪数百年的耻辱。

秦穆公在称霸西戎之后,志得意满,把宫殿命名为“霸城宫”,把滋水改名为“霸水”,想由此表明,他征战一生,霸业已成。的确,他为秦国日后吞并天下,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秦穆公称霸西戎才两年,就一病不起,在都城雍去世,在位三十九年。

河水悠悠,“霸水”慢慢变成了“灞水”,千年之前的霸气已经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年年柳色,灞桥伤别,人们来到灞河水边,只是折一枝柳枝,彼此道别,心中唯有浓浓的离愁别绪。

申赋渔 来源:中国青年报

首页 - https://sxmersen.com